番剧资讯日本动画电影这一年:票房617亿日元,《鬼灭之刃》居首功
首页番剧资讯日本动画电影这一年:票房617亿日元,《鬼灭之刃》居首功

日本动画电影这一年:票房617亿日元,《鬼灭之刃》居首功

此前,三文娱在《<鬼灭之刃>电影票房登顶日本影史,超过<千与千寻>成第一》一文中,详细复盘了《鬼灭之刃》剧场版的成长史 。 在近日发布的《日本动画产业报告2021》中,日本动画协会又详细分析了2020年的日本动画电影产业的情况。 2019年的盛况在前,动画电影票房总收入692亿日元,刷新了日本影史动画电影票房的新纪录,2020年日本动画电影虽没能再创新高,但也收获了总票房收入617亿日元的成绩,相较2019年减少10.8%,但却超过600亿日元,仅次于2019年和2016年,排在历史第三。   这背后的功臣《鬼灭之刃》当仁不让。剧场版《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2020年票房387亿日元,占比当年动画电影总票房收入超过60%,上一次出现一部作品占比总票房60%的情况,还是20年前的《千与千寻》。 从票房分布看,2020年票房过10亿的动画电影仅有8部,除了《鬼灭之刃》分别是以下作品:哆啦A梦系列的两部作品《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33.5亿日元;《哆啦A梦:伴我同行2》,30亿日元;改编自绘本的《烟囱小镇的普佩尔》,23亿日元;京都动画的《紫罗兰永恒花园外传:永远与自动手记人偶》,21.4亿日元;《命运之夜天之杯Ⅲ:春之歌》,20亿日元;口袋妖怪系列电影的第23部《宝可梦:皮卡丘和可可的冒险》,17亿日元;《蜡笔小新》系列电影的第28部《蜡笔小新:激战!涂鸦王国和约四位勇士》,12亿日元。   经典系列几乎都会隔年公开新作,累积了知名度和大量的核心观众,其号召力不可小觑。只是受到疫情影响,其票房收入相较往年下降不少。 破10亿日元的作品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一半,相比起2019年众多作品共同繁荣的景象,2020年的动画电影市场则显得单调,《鬼灭之刃》成为最出彩的亮点,这更加突出了《鬼灭之刃》票房的单边集中,说是一部电影带热整个大盘也不为过。在各大统计年报上,《鬼灭之刃》的身影都处在显眼的位置,极大地推动了TV动画、漫画出版、动画电影、衍生周边等多个领域。作为新晋国民级作品,《鬼灭之刃》在日本俨然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剧场版《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讲述了在蝴蝶屋结束修业之后,炭治郎等人与鬼杀队最强剑士“柱”之一的炎柱汇合,在“无限列车”上与鬼战斗的故事。2020年10月16日,一经上映,就呈现出火爆之势,一路打破多项记录,票房不断飙升,在上映第72日达到317.2亿日元,正式打破《千与千寻》保持了18年的记录——316.8亿日元(含重映),自此成为日本影史第一。截止2020年底,《鬼灭之刃》票房387亿日元,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当年动画电影的半边天。据统计,《鬼灭之刃》的票房比第二名《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高出10倍,其人气可见一斑,它的爆火保障了动画电影市场的稳固票房增长。   截至2021年5月9日,《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在日本上映时间已达32周,上映第220日,本土累计票房达到400.2亿日元,正式突破400亿日元大关,成为日本影史首部票房破400亿日元的电影,也是日本影史周末票房在榜最长的电影之一。 《鬼灭之刃》电影的成功是多方面的,传统王道的热血题材,在TV动画精良制作的基础上,成功把握住新冠影响下作品减少竞争减弱的机会,一举成功,人气扩大到儿童和普通人群。而“鬼灭热”也不仅仅是电影,还蔓延到了关联内容的创作、商品的销售、乐曲的合作等多个领域,促进了产业链的延伸。2020年,官方称之为“鬼灭之刃”年。电影上映一年后,《鬼灭之刃》第二季TV动画《游郭篇》即将于12月5日播送,届时又将带起新的追番热,继续回收和稳固人气。 《鬼灭之刃》的成功让人再次意识到其原作连载杂志《周刊少年JUMP》的作品潜力,集英社在《鬼灭之刃》后又推出两个大热IP《咒术回战》和《电锯人》(《“鬼灭咒术电锯人”,集英社有了三大新台柱》),TV动画的播出让《咒术回战》大火,带动着漫画销量激增,目前已突破5000万册,被众多粉丝期待已久的首部剧场版《咒术回战0》电影将于21年12月上映。此外,另一台柱《电锯人》也将被改编成电视动画。在2019、2020年连续两年的漫画销量榜上,集英社都以绝对的优势实现霸榜。   2020年日本Oricon漫画作品销量榜单 《鬼灭之刃》是特殊的个例,而其他作品就没这么幸运了。新冠给大多数动画电影都带来了冲击,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影响: 新冠导致制作延迟 由于防控需要和寻找最佳上映日而推迟上映 票房由于影院时间、座位使用限制导致收入减少 由于制作延迟和推迟上映,2020年上映的动画电影有66部,与2019年的91部相比,数量大幅减少。   一些被看好的经典系列作品例如《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弹片》、《新·福音战士剧场版:终》都被推迟到2021年。但在2021年,尽管受新冠影响,这两部重新上映的作品还是分别获得73亿、102亿日元的成绩,有力地拔高了2021年的动画电影表现。 但大多数经典系列作品还是受到了新冠的重创。2020年,《哆啦A梦:大雄的新恐龙》《哆啦A梦:伴我同行2》《紫罗兰永恒花园外传:永远与自动手记人偶》《命运之夜天之杯Ⅲ:春之歌》《宝可梦:皮卡丘和可可的冒险》《蜡笔小新:激战!涂鸦王国和约四位勇士》等作品名列前十,票房超过10亿日元,但与近年来的系列前作业绩相比,都有明显的下降。例如《哆啦A梦:伴我同行2》票房30亿,而前作《哆啦A梦:伴我同行1》 (2014) 的票房收入为83.8亿日元,是第二部的约2.8倍。 其余的经典系列作品,例如《命运/冠位指定:神圣圆桌领域卡美洛前篇》《光之美少女奇迹穿越 和大家的不可思议的1天》《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等表现欠佳,均未能突破5亿票房。 探究其原因,除了开头提到的三点,还有由于延迟上映,经典剧场动画所擅长的电影和电视配合联动播放、活动举办、合作宣传等媒体组合牌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宣发效果被削减。 除了制作数量之外,制作分钟数达到4837分钟,较前一年减少34%,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另外,动画制作企业从剧场动画的制作等方面的收入金额为268亿日元,比前一年的388亿日元减少30.9%,是近五年来唯一的负增长,一般动画制作的费用是在完成交货之后支付,上映数量的减少导致交货数量的减少,也直接导致了制作收入的减少。     意外的惊喜是,由于上映数量不足,经典作品的重映相继取得了成果。2020年6月吉卜力工作室的4部旧作《千与千寻》《幽灵公主》《风之谷》和《地海传说》的重映票房共计26.4亿日元,让人们再次感受到经典好作多年来不减的魅力。 在受新冠影响的2020年,即使上映数量不到日本电影总数的1/5,但票房收入仍接近6成,动画电影大受欢迎的概率有所提高,呈现出风险小、回报效率高的优点。电影业界的重心进一步向动画转移,不仅是传统的动画制作主体公司,其他领域的动画参与还将进一步增加,典型的成功案例就是《烟囱小镇的普佩尔》,改编自原创绘本,讲述了黑烟笼罩的烟囱小镇上,有生命的垃圾人普佩尔和烟囱清洁工鲁必奇的友情故事,收获23亿日元的票房,位列2020年度第四,由大型艺能事务所吉本兴业全额出资与参与发行,受此鼓舞,该事务所在2021年进一步出资赞助动画电影《渔港的肉子酱》。 21年以后的动画上映数量将会恢复, 22年以后也有预定公开的作品接踵而至,日本动画电影的繁荣预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优秀的作品能获得广泛的共鸣,2021年,日本动画电影在海外彰显了其存在感。 《鬼灭之刃》剧场版于2021年4月23日在北美上映,继《宝可梦:超梦的逆袭》之后,日本电影时隔21年再次登上周末票房冠军宝座。《鬼灭之刃》的北美票房收入超过了50亿日元,不仅在北美取得显眼的成绩,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泰国、越南、澳大利亚、新西兰、西班牙等地区也取得了周末票房排行榜的第一名,很多地区的成绩甚至超过了同期的好莱坞大片。在北美,其他作品《我的英雄学院:英雄崛起》(2020)、《龙珠超:布罗利》 (2019) 等日本动画电影也出现在票房排行榜前列。日本动画在世界范围内上映,展示出了与好莱坞作品相当的战斗能力,这将进一步加速日本动画走向海外市场。 中国成为日本动画电影的一个巨大的海外市场,2019在中国大陆上映的《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海贼王:狂热行动》《千与千寻》《天气之子》《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夏目友人帐》收获了共计11.7亿人民币 (折合约208亿日元)的 票房,2021年4月17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的《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弹片》收获了2.16亿人民币 (折合约38.6亿日元) 的票房。但注意到中国市场也具有不确定性,主要体现在对海外作品的引入限制,《鬼灭之刃》剧场版原定2021年暑期在中国大陆上映,至今也未播出。 日本动画电影的海外发行呈现出新趋势:独家发行和先行发行的情况越来越多。迪士尼、皮克斯、索尼影业等公司相继推出了不在院线上映或者线上和院线同步上映的新作。原创动画电影《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在Netflix上先行在全球独家发行,并于同日在中国大陆的西瓜视频、今日头条上线,2021年《新·福音战士剧场版:终》没有在国外上映,而是选择在Amazon Prime Video上以定额收费的形式面向世界范围发行,流媒体平台播放的收益对制作公司而言是巨大的吸引,日后,非院线的线上发行或许会成为新选择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B站推出51部国创动画作品 扶持更多国产动画创作者
下一篇
3D/2D动画电影《魔法精灵》发布女王神像版海报

评论

共 0 条评论